Bahamut Chronicle

Prologue 命运的齿轮

「莉兹夏尔蒂,你将继承父亲英杰亚提斯玛特的遗志,成为新王国的公主。这是,你应该承担的责任。」

好像是非常早的旧事一般,感觉很遥远的声音。

但是,又好像昨日一般鲜明地涌现出来的,五年前的记忆。

旧帝国崩坏时,燃烧的石造的王城之中。

率领军队的纳鲁夫宰相如此告诉从井下的隐藏通路中被救下的莉夏,当时他是父亲的副官。

「·········」

当时莉夏还不明白。

成了人质的自己被父亲舍弃。之后为了活命背叛了父亲。

被旧帝国军人烙下的无法消失的刻印,还留在自己的身上。

为什么现在自己却要继承父亲的遗志自称为公主呢?

但是拒绝的话莉夏自己的去处就没有了。

「自己只不过是被命运玩弄地活下去而已」,抱着这种想法顺势地就坐上了公主地位子。

想要得到谁的帮助的真正的自己。

被信赖的父亲所抛弃的心灵的伤痛。

讨厌被称为英杰的遗孤的莉夏,一心埋头于装甲机龙的开发和活用之中。

不这样做的话,就不能继续糊弄现在的自己了。

因为认为自己身为英杰的女儿,却不能正确地引导新王国。

表面上被称为「朱红战姬」,作为新时代的领导者大展身手,实际上却对此苦不堪言。

能够知晓并接受自己真实的姿态的、可以信赖的人。

一直,希望有这样的人存在。

于是,莉夏和那个少年相遇了。

+

「路克、斯···」

如同永劫一般静止的时间中,雪纷纷扬扬地落下。

「古代之森」中幻想一般的雪景。

妹妹阿鲁玛,本以为她是向新王国宣战的「苍穹师团」的头领。

对她给予指示的机龙使的真实身份如今就在眼前。

对于这确定无疑的现实,莉夏仍然在怀疑是否是骗人的。

眼前的少年、莉夏最无比信任的路克斯,无疑正是实行这场政变的犯人。确信无疑的光景。

「有什么、搞错了吧?我现在,看到了什么?」

「·········」

好像时间还停止着一般,眼前的少年一动不动,根本无法动。

「你、背叛了我和义母大人吗?」

「·········」

路克斯被谁操纵了,或者是————

要是能这么想的话该有多轻松啊。

但是,被莉夏搭话的路克斯脸上浮现出的悲壮感,传达过来的是无比的真实。

「回答我路克斯!是你干的吗!?为了毁灭新王国!」

「ツ·······!」(神奇的拟声词)

相对的,路克斯一句话都没有回答。

将自己的真实身份隐藏起来,在莉夏不知情的情况下讨伐「圣蚀」这种计划,已经崩坏了。

但是,对于处在世界改变影响下的她,传达真实并说服是无法做到的。

毕竟,莉夏的认知的咒缚有没有解开也是未知数,即使解开了也不希望向她说明真相。

那样的话,就得让好不容易找到家人的莉夏,背负更加残酷的命运。

对于入手遗迹的机构「圣蚀」的义母,不得不亲手讨伐。

将一切告诉她、说服她的话,莉夏将不得不背负「弑母」这一更大的罪恶。

在冲突的最后所导向的回答是————

「你是······假货。路克斯、不会背叛我和义母大人······而你,不同!」

莉夏的身体上迸发出红色蒸汽一样的东西,从剑带中抽出机攻壳剑。

路克斯注意到那异样的姿态,意识到这是由「洗礼」带来的肉体强化的力量。

同时也认识到,她将自己视为敌人,打算使出全力。

「————觉醒吧,开辟之祖。一骑当千的、诸神之王龙。《提亚马特》!」

巨大的朱红色神装机龙被召唤到莉夏的眼前,分成无数的部件。

「————连结,开始!」

于是,机龙化作包裹莉夏全身的装甲,咆哮一般的机械驱动声隆隆作响。

「英雄殿下,这里请姑且···先走为上。」

莉夏的妹妹阿鲁玛见此情景,慌忙催促路克斯撤退。

但是太迟了。

「阿鲁玛!快离开!」

路克斯在一瞬间尽力做出了快速的指示,并抽出机攻壳剑,高举起来。

想着召唤神装机龙「巴哈姆特」的话,应该能阻止莉夏,他穿上装甲和莉夏开始对峙。

在路克斯初到学院的那一日,两人也曾交战。

就像再现两人相遇时的起始一般,舞台的幕布再次拉开。
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