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pisode3-梦想的世界

# Part1

——冰冷

被漆黑之暗包裹的意识之中。

路克斯只感到了全身被包覆的感觉。

至今为止的人生,什么时候是感觉最为冰冷的呢?

那是因为从马车上滑落身负重伤——却被对于旧帝国的暴政心怀怨恨的人民见死不救,自己的母亲殒命的时候。

冰冷的雨中逐渐消逝的生命的温度。

路克斯绝望地明白了,母亲再也不能拥抱自己和妹妹了。

虽说是为了革命的大业,被父亲所舍弃的莉夏,一定也有相同的感觉。

(但是,死的时候大家都是孤独地死去,我也不例外。)

亚斯提亚玛特伯爵也是这样的——很多人都是怀抱着梦想、胸怀大义,却只能迎来中道崩徂的结果。

(抱歉,阿鲁玛、艾莉尔······对不起,玛琪雅尔卡队长,我——没能回应你们的期待和协助。)

中了拉菲女王的计策,没有在和莉夏的战斗中取胜。

甚至都没能成功使用接受『洗礼』得到的力量。



「你不过只有这种程度吗?想把你收为部下真是判断失策。太令人失望了!」

穿着带有深色帽子的外套的、矮小的男人。

但是其好像看穿别人一般大胆无畏的笑脸,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息。

『七龙骑圣』副队长,辛格莲·谢尔弗利特。

期望着由拥有压倒性才能和实力、并且充满自信的强者来统治世界的人。

期望没有才能的大众和堕落的贵族全都视作罪恶,无情地舍弃。

虽然他是和路克斯完全相反的主义,但是从他那也受到相当大的影响。

这样的辛格莲的幻影所发出的讽刺,路克斯一言不返。

(真是的,你这家伙顽强也要有个限度啊)

虽说是战斗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,但是到底要作为亡灵在自己面前出现多少回呢。

但是,既然说是路克斯的意识创造出来的话,说明对他多少还是认同的。

「因为自己很弱?别找借口了。」

辛格莲的幻影,露出看不起人的邪恶的笑,向着闭上眼的路克斯说道。

「你连自己的弱小之处都察觉不到。不过是不敢注视自身的王道。因为未尝一战故而未曾一胜——所以你才是『无败的最弱』!」

即使我为了自己目标的事物,竭尽全力也······

不······



意识渐渐模糊。

但是,意外地身体感到很温暖。

死期迫近了吗?还是说,因为极度的寒冷反而觉得热了呢——杂役时代从来自雪国的人那边听到过这种说法。

——不,不是温暖,而是柔软。

真舒服。

睁开一度以为再也无法睁开的双眼,路克斯的世界再次绽放生机。

(······什么)

眼前一片白色。

不,也有肌肤的颜色。

同时因为柔软甘甜的香味,大脑中一片空白。

无意识地伸出手,感受到光滑的肌肤的感触。

「果然,这也是梦······?」

路克斯深吸一口气后,察觉到了自己的脸埋着的东西的正体。

「啊啊······感受到路克斯大人的气息。但是,还请按您喜欢的对待我。有点痛也没有关系。不,不如说稍微有点痛的方式才······」

「——!罗莎!」

甘甜的少女的声音萦绕在耳边,注意到了自己现在的状况。

奇妙的机械材质构成的无机质的房间中,路克斯躺在床上,脸埋在少女的胸口。

不如说,是互相抱着。

而且没有半片遮挡的布。

「······」

和刚才的死斗相去甚远的迷之状况,路克斯的思考停止了。

「啊啊,路克斯大人!您醒来了吗?太好了。」

确认了路克斯的面孔之后,罗莎双颊染上赤红,露出欢喜的表情。

之后,用力抱得更紧了。

埋进罗莎丰满且柔软的胸中,几乎要窒息了。

看来,虽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,但是应该是得救了。

「这里是?莫非是『古代之森』地下『大圣域』的——」

「是的,根据从艾莉尔那听来的消息,存在着『宿(shelter)』这种设施。」

「话说回来,为什么我们光着身子抱着啊?」

稍微取回状态的路克斯,慌张地询问。

「是的,因为路克斯大人的装衣支离破碎,为了之后治疗伤口,虽然很失礼但是我帮您脱掉了······但是,脱掉了也很棒。」

「关于我裸体的感想就算了!不是这种事情!」

虽然想从罗莎的胸口离开,但是用不了力气难以实现。

绝不是难以抵抗的诱惑之类的原因,而是体力不足。

——就是这样的。

「是的,为了驱赶身体的寒冷,我就来帮路克斯大人温暖起来——」

「这样······个屁啊!我没事的啦!这种事情被谁看见的话,会导致误会——」

艾莉尔把自己带到这里治疗的话,也就是说至少路克斯同伴的少女中有几人待在附近,很危险。

「没事的,比起这个,现在请用我的身体再休息一下——」

罗莎露出陶醉的微笑,把嘴唇凑了过来。

「喂,罗莎」

她的裸着的胸压在路克斯的胸口,因为这柔软大脑一片空白。

这时

房间外面传来遗迹的空间传送装置启动的声音。

「等!糟了啊罗莎!快躲起来,穿上衣服!」

「啊,路克斯大人的话,我可以。」

虽然想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推开,但是指尖却陷入了胸口的膨起。

在这瞬间,房间的门打开,从隔壁屋传来少女们的脚步。

「哥哥!我把赛丽丝和菲尔菲姐姐带过来了。身体没关系——的样子呢······」

「Yes,亏我还这么担心。」

好巧不巧,最先来的是最不想被她看见的、妹妹和她的朋友。

而且,一大堆人。



+


「没时间了,审判之后再说吧,姑且先判有罪。」

「在审判之前确定?话说回来,我都要气绝了!」

对着穿着装衣的爱丽瞪着自己的眼神,同样穿上全新装衣的路克斯吐槽道。

「我们拼死战斗的时候,少年和罗莎在床上卿卿我我,不可原谅······」

同样索菲丝也呆然而无表情地吐槽道。

「唉·····明明都这个时候了,哥哥还是没变啊······」

脸上还残留着稚气的梅璐,手扶着额头叹息道。

「路克斯君,我真的很担心你的…」

艾莉尔脸上是笑着的,但是眼中飘荡着暗影。

「手下留情哟艾莉尔。这家伙也是男生所以没办法的。」

「嗯嗯,英雄好色,经常有这种说法。」

「不要好像我真干了什么一样不动声色地把它修正成事实啊!」

对着格莱法和库璐璐西珐的低语吐槽的路克斯止住了呼吸。

「唉,没办法。虽然只是少许缓和气氛,但为了不留下后悔还是先缓和一下比较好。」

爱丽叹息着说出这样的话。

「路克亲,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」

「我只从她们那边听说发生什么毫无道理的事情了」

这些人中,提尔珐和夏莉丝还是带着困惑的表情。

现在,这个作为休息和治疗设施的「大圣域」的设施——「宿」中,凭借艾莉尔的权限大家集合于此。

成员是「苍穹师团」阵营的艾莉尔、阿鲁玛。

新王国阵营是库璐璐西珐、菲尔菲、赛莉丝、三合音。

「七龙骑圣」是梅璐、格莱法、罗莎、索菲丝。

其中半数因为时间流逝以及和路克斯的接触,而从世界改变的咒缚中解放出来了。

「首先是现在的状况。哥哥失去意识后过了两个小时。此外——其他的机龙使基本没有。他们全员放弃战斗,隐藏在别的地方了。」

「——诶」

听到爱丽的一言,路克斯困惑了。

「古代之森」中的战斗,氛围新王国和「苍穹师团」两边进行。

但是,阿鲁玛没被抓走、还没进入决胜的状况下战斗终了的话——

「『圣蚀』暴走了。不分敌我,由近到远地开始攻击了。在路克斯君被公主大人打倒之后。」

库璐璐西珐看到了和莉夏作战的路克斯,由此打破了世界改变的咒缚。

和过去路克斯曾为了拯救库璐璐西珐而堵上性命的光景重合,以此为契机取回了记忆。

救回被击坠的路克斯,与爱丽、阿鲁玛和艾莉尔,以及罗莎和索菲丝,梅璐和格莱法等「七龙骑圣」的精锐姑且合流了。

此外虽然新王国军和「苍穹师团」仍在交战中,但是因为拉菲失去自我,开始攻击双方,状况起了变化。

「在那之后,因为双方开始出现伤亡,我们为了收拾失态而敢去。在『古代之森』的各处移动,劝说他们放弃战斗藏身。幸运的是,只有少数牺牲。」

和「圣蚀」融合的拉菲的性质,与其精神状态一同开始变化。

果然是和路克斯预想的一样,终究化作引导世界崩坏的怪物的命运。

「终于明白了。为何路克斯君会编出『苍穹师团』这中假组织,想要让新王国崩溃什么的——」

就结果而言,因为拉菲对「骑士团」的成员施加「洗礼」,使得认知操作的束缚解除了,但是直到最后还是没有注意到拉菲的易变也说不定。

为了消除人所未知的威胁,表面上以新王国的敌人这种形式进行挑战。

「······但是」

路克斯低下脑袋,露出了灰暗的神情。

结果还是没有成功。

随后的战斗中被莉夏打败,就这样——

「······!等下,莉夏大人她!」

「冷静点路克斯君,她没有事。」

莉夏没有在这个场所集合的那个时点,就意味着她仍被世界改变所束缚。

「拉菲女王陛下也,她的心只对义理的女儿莉夏有所怜爱,还没有对她攻击。但是已经没有时间了,必须尽快救出她。」

「是的······」

You forgot to set the qrcode for Alipay. Please set it in _config.yml.
You forgot to set the qrcode for Wechat. Please set it in _config.yml.
You forgot to set the business and currency_code for Paypal. Please set it in _config.yml.
You forgot to set the url Patreon. Please set it in _config.yml.
Your browser is out-of-date!

Update your browser to view this website correctly. Update my browser now

×